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十九】
  在焕突然眼前一黑,视觉被剥夺使得他下意识地就要尖叫出声,这才发现喉咙也被扼住,发不出半点声音。这紧张的一瞬仿佛有几年那么漫长,随即在焕听到一个低沉略沙哑的声音在自己耳边低声呢喃。
  “冒犯了,在焕先生。在下并非歹人,还请不要大声喧哗,在下这就放开先生。”说着,果真松开了扼住在焕咽喉的手,一闪身来到在焕面前,背光的身影高大宽阔。“先生请恕在下鲁莽,只是有些事想请教先生,方才席上不便,这才出此下策。”高大身影迅速地变矮,向在焕深深作了一揖。
  刚刚从惊恐之中回过神来的在焕还有些呆呆的,但该有的礼仪并未忘记,赶紧双手将对方扶起,展开一个可爱的笑容,“快快请起,我只是有点吓到了而已,拜托下次挑一个明亮点的地方吓唬人好不好…这么黑我会害怕的…”
  对方明显没料到会这么轻易得到在焕的原谅,更没料到此人还趁机对自己发动了可爱攻势反撩了自己一波,急急忙忙低下头的样子让在焕不禁笑出了声。“您是方才席上的楚先生吧?敢问有何事要单独找在焕呢?”在焕很快收敛了笑容,正色道。
  “也无甚大事,只是请看——”楚先生从怀中掏出一纸精致的画像,展开来给在焕看,接着道,“先生阅人无数,恕在下冒昧,是否见过此人?”
  在焕见他小心翼翼如数家珍地向他展示着那幅画像,还心说是在寻觅哪位绝世美女,定睛一看,差点惊得跳起。这上面画的不是泽运哥是谁!不过画中的泽运身量较小,脸颊还是肉乎乎的幼儿模样,看起来约莫也就四五岁,比在焕第一次见他时更小更可爱。在焕心里先是泛起一阵惊喜,随即警钟大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装作在仔细地审视回想。此人珍藏着泽运哥进阁前的画像,定是在泽运哥进阁之前就见过他的人,此刻不知是敌是友,绝不能轻易暴露泽运哥的所在,以免将他置于险境。在焕又端详了良久,这才幽幽地说:“抱歉,在焕不曾见过,只是这孩子生得一双修长的狐狸眼,右眼下一颗美人痣,皮肤又白皙如玉,这面相实在是……”
  “先生请讲!”楚先生一脸希冀地盯着他。
  “实在不像是您的亲生儿子啊!”在焕特地加重了“亲生”二字,又无奈地低下头摇了摇,俨然一副已经误会了的样子。
  谁知此人竟不上钩,只是失望地收起画卷仔细地藏进怀里。在焕只好追问,“敢问一句,这孩子是您的?”
  “先生既说没见过,就请恕在下先走一步。叨扰了。”
  “等等……哎?这个人怎么这样?说走就走啊?”一转眼,楚先生早已运起轻功,消失在夜色中。在焕深深地叹一口气,心想,这一个个的都逼着我做个神探,给我凤毛麟角几条线索,我怎么能猜出你们过去有什么百转千回的故事。又不上钩,连敷衍都懒得敷衍我直接走人,这姓楚的还真是过河拆桥拆得痛快,倒与泽运哥薄情的性子有几分相像。
  一边想着,脚底下也迈动了步子,向着浮生阁的方向而去。
  待他回到阁里,已是子时。在焕问了问过路的新造,说是花魁今晚有客,那么泽运哥就应当是在自己房里了。在焕先上阁楼与母亲打了招呼,知会了镖局的头领明日将来拜谒一事,又与陪在一边的小爀玩笑几句,便直奔泽运的房间。
  一边走着,在焕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今日遇见的楚先生是泽运哥进阁之前的旧识,这么多年却从未出现,只是珍藏着哥幼时的画像,这情形颇为诡异。若说是失散的亲人吧,既已经卖掉了泽运,断没有理由再来寻;若是亲的兄长一类,离家时弟弟被家里人卖掉,于情于理还算是可能,可这楚先生与泽运哥长得没有半分相似,不像是直系血亲。一个不相干的人珍藏着泽运哥幼年的画像,在失散十几年后突然来寻,在焕甩甩脑袋,实在是摸不清门道。于是他决定,先探探泽运哥的口风,看他是否记得此人,再做打算。

——————————
是他!就是他!我们的朋友小哪吒!(我怕不是疯了)
昨晚实在太困了,又一次食言,对不住大家(深鞠躬)
今天依旧是没有下章预告的一天,预告不就剧透了嘛…
阅读理解和关键词也没有,很难过。
看来这又是过渡章。
在焕真是又可爱又套路啊!老谋深算的小可爱真是十分可爱了!我也想被他套路(得了吧你)
我接着码文,各位稍安勿躁。
爱你们~

评论(11)
热度(18)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