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二十四】
  好容易挨到夜晚,浮生阁开门迎客的时间,从未踏进过烟花之地的楚先生这才得知,方才伴奏的是还未出阁的新造,浮生阁的新造是不能单独会客的,再待下去也不可能与泽运说上话,只好悻悻地离开。
  接下来一连几日,泽运总能在同一个位置发现那天那个人在注视着自己,也不禁好奇地多看了他两眼。那人生得仪表堂堂,眉目间时常有掩不住的一片戾气环绕,而每次二人四目相对时,那戾气又烟消云散,换作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又像是交织着喜悦,看得泽运云里雾里。
  于是,等到在焕几日后再回浮生阁时,泽运便主动提起了此事。听完他的叙述,在焕了然地一笑,“是了,想必那位就是之前我跟哥提过的楚先生了。没想到他还真到阁里来了,我可确实是只字未提哥的事。”
  “我想只是碰巧撞见了吧。”泽运依旧云淡风轻。
  “不过哥不必太在意,你是新造不能会客,所以他暂时无法单独见到你。他若想要单独见你,一定是要母亲点头的。一切听母亲安排就是了。”
  “嗯。”
  于是此事便暂且丢到一边不提。
  很快,浮生阁里又生变故。
  这一次,是小爀不见了。
  起初哥哥们一整天没见到他,只当是跑出去玩了,都没放在心上。可是直到第二天上午,小爀依旧无影无踪,房间里也是整整齐齐无人动过。近日小爀白天都是跟着母亲,晚上住在弘彬房里,他自己的房间空着也不奇怪。可是弘彬对于小爀的行踪也是一无所知,这就奇了,爀儿要出门的话一向都会告诉他弘彬哥的,这次却不知怎么,竟一言不发地消失了,整晚都没有回来不说,直到第二天上午弘彬总算送走客人,听四个哥哥说小爀还不见踪影,这才急得带着他们冲进母亲房里。
  “母亲,爀儿呢?”弘彬急得什么都顾不上了,张口就问道。
  “他很好,不用担心。正好你们都来了啊,坐吧。”母亲见五个人都是一脸慌张,忙安抚道。
  见母亲有话要说,几人只好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并排坐在母亲对面。
  母亲也不卖关子,“是我拜托爀儿出门,帮阁里去采购一批布料。他现在跟着镖局的镖师们护送的一批货向南去,应当已经出京几十里了吧。”
  “这么重要的事情,您怎么不告诉我们呢!”弘彬情绪十分激动,坐在他身边的学沇忙出言训诫。
  “对母亲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弘彬?”语气微愠。
  “无妨,这次确实是事发突然,没顾得上知会你们,是我疏忽了。”她却是淡淡一笑,没在意弘彬的冒犯,“昨日一早我才得到消息,我们定的一批布料在途中被歹人所劫,已经损失了。那些布料是阁里三个月后就要急用的,只在京城以南几百里的一个小村庄才有绣娘织造。路途遥远,时间紧急,布匹送来之后还要拜托裁缝裁剪成衣,三个月实在是太过紧张。昨日报信的人来的时候,爀儿在我身旁听见了,便毛遂自荐去督办这批布料。爀儿从小就跟着我,我信得过他,就答应这次让他去历练一番。正巧我知道镖局的人正要押镖向那边出发,便亲自拜托镖师带上爀儿,又飞鸽传书给绣娘所在的村庄,请他们再行织造。这不,我也是处理完一应琐事刚刚回到阁里。”
  五个人听了母亲这一番解释,才松了口气。
  “既然是为母亲办事,又有镖师庇护,我们也就放心了。”学沇作为大哥,以一向沉稳的发言代表了弟弟们的想法,“请母亲休息一下吧,我们先退下了。”
  说完,便要率领着四个弟弟离开母亲的房间。

——————————
是的,是爀儿离开了。怎么样,各位有没有猜到呢?
我可以拍着胸脯讲,暂时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故事终于开始向中期发展了。感动!
下章预告:
1.羞涩的小刺猬
这篇我出的阅读理解太智障了,直接删掉了。
关键词好像也没有……
突入中篇了,我也要去加一波中期的时间线设定了。各位回见~希望你们喜欢~

评论(13)
热度(11)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