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二十九】
  好容易打发走了拿着甜腻点心来他房里谈天说地的哥哥,弘彬深深地叹了口气,披上一件厚外套坐在了窗边。天气还是没有转暖的迹象,尤其夜里的风吹起来,冷得人瑟瑟发抖。今夜的月亮散发着冷冽的光辉,如半个白皙玉盘,高悬当空。弘彬静静地眺望着远方,从这里可以看到万千人间灯火如碎星般散落,勾勒出整个京城的轮廓。远处,可以眺望到皇城,四四方方的高大围墙,隔绝出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弘彬静静地看着,似乎什么也没有想,只是单纯沉浸在了这段静谧的时光里。
  之前爀儿在时,他很少有机会这样静静地独处。小爀总带着他满阁里蹿,今日把打水的木桶撬个缝儿,明日把中庭的花儿折下几支悄悄别在午休的老先生头上,后日又在泽运哥的拨子上糊上白纸,其余时候就是被追着满楼里打,或者是被捉个现行关在房里训诫。时间长了,弘彬也练就了一口三寸不烂之舌,总能半忽悠半甩锅地蒙混过关,聪明得很。于是这两只配合默契的小恶魔一个动手一个动口,成了阁里众人的心腹大患,搞得他们每日连走路都格外小心,时刻提防着他俩搞事。甚至于有一次,小爀把母亲写好的信拆开来涂鸦,画了不少奇怪的图案在上边,又原封不动地放好,差一点就被送出去。还是母亲回房,发现信封上洇出些不正常的墨色,打开一看,气得笑出了声。原来小爀用极粗的大毛笔蘸了墨在信纸上胡乱涂画,那厚厚的墨实在太难风干,就被他匆忙塞了回去,洇出了一大片墨痕,这才被发现。小爀在一旁捂着嘴拼命忍笑,而早就看穿他的母亲只是笑着,一手提起信纸,另一手的两指轻轻一弹,那信纸上就跳动起调皮的小火苗,看得小爀眼睛都直了,拼命缠着她要学这个魔术。而母亲只是笑得更开,神神秘秘地叫他附耳过来,只说那是用藏在手里的发烛点起来的,再问,却怎么也不肯教他了,只说让他自己去尝试。那之后的小半个月,爀儿不知用掉了多少发烛和草纸,也没能琢磨出母亲那弹指间的诀窍。倒是整个阁里安详和睦,其乐融融,过了小半个月的和平日子。
  弘彬猛然惊觉自己的脸上已经悄然爬上了笑意,暖融融的,竟温暖了整个房间。有关小爀的回忆戛然而止,弘彬脸上的微笑也随之消散,他转头看向南方那一片乌黑夜幕,心下想着,爀儿他们现在应当是已经扎营休息了,也许正在啃着坚硬的干粮,也许……不,一定很冷吧,冬日里的荒郊野外,不知会有多冷。
  弘彬心疼地想着,又一转念,学沇哥的话一下子冲进了他的脑海,“你要相信爀儿能照顾好他自己。”
  是啊,爀儿长大了,能料理好自己的一切了。弘彬感到一阵欣慰,可脑海里学沇哥的下半句话也跟着冒了出来。
  “你也要过好你的生活。”
  我的生活吗。呵。弘彬垂下眼帘,说来容易,可风尘中人,何来生活一谈,无非是如寄生虫一般苟活着,吸食着他人的血汗,做尽了肮脏的勾当。所以爀儿能离开这里,我该是最高兴的,不必眼看着他也陷入这块恶臭的泥沼,永世不得超生。只有这样,也许才是对我最大的宽容吧。
  弘彬又看向那些明灭的灯火,只是这一次,眼底已是映不出光芒,只盛了满满一潭的落寞,无波无澜。

——————————
天哪我竟然要虐那么可爱的弘彬!豆儿啊,你听我解释,以后吧……

下章过渡章,下下章大概泽运他的契机就要来了,下下下章进入第二阶段第二小节?
(我也不知道,胡说的)

最近可能要沉迷开车了,520点梗一个都跑不了,等我慢慢写哈~
(但是后续就比较难为我了,毕竟日更这篇的工作量在这,后续估计比较难产,果咩)⊙▽⊙

评论(10)
热度(18)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