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二】
  楚先生在主位坐下,泽运缓缓走过来,跪坐在了他对面。简单调了调琴弦,泽运抬起头,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清了楚先生的面容。对方的双眼明亮,剑眉浓密,鼻梁高挺,英俊而洒脱,那双明亮的眸子注视着他,满溢着明媚的笑意。突然被不熟悉的人盯着看,本就羞涩的他更是不知所措,只能匆忙俯首示意,随后就专注于手里的三味线,逃避开那炽热的目光。
  三味线韵味浓厚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节奏有缓有急,缓时低婉幽咽,诉尽平生忧愁;急时又如盛夏骤雨,敲打出繁茂胜景。这一曲,可谓是完美发挥出了泽运的十成功力,令楚先生惊艳不已。
  “好曲!”演奏完毕,在泽运又俯首行礼后,楚先生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赞赏,由衷地为他鼓掌。“泽运的这一曲真是令人惊绝,技法纯熟,张弛有度,实在是曲中精品。”
  可泽运的头更低了,脸颊也有些泛起红潮。“先、先生过奖了,泽运不敢当。”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甚至微不可闻了。
  楚先生也没再接着夸奖他,只是默默地拿起桌上的茶壶,看向泽运。泽运会意,将那精巧质朴的乐器珍重地放在身旁,伸手想要请过楚先生手中的壶为对方倒茶,却迟迟不见对方动作。泽运抬头看去,见他还是笑着,“不必客气,来。”
  泽运只好捧起茶杯,让楚先生为二人各倒了一杯茶。
  “泽运还记得我吗?”
  楚先生突然发问,虽有些意料之中,可还是让泽运心里一颤。此人初见时便死死盯住自己,又不知他是如何与母亲谈过,竟辞去镖师之职,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在他们浮生阁做起了护卫。以他深不可测的武功水准,做个护卫太过屈才,且他刚刚辞去红利丰厚的镖师之职,断然不是为了小小护卫的微薄薪水而来。思来想去,必然是为了什么缘由才留下的,循着他的目光找去,可不就是他泽运了。至于二人之前曾有过什么样的过往……
  泽运是真的不记得了。
  见他半晌不言语,楚先生心中也就有了答案。毕竟,泽运消失时才七岁,过了这么十余年,幼时的记忆模糊了也是情理之中。况且他又踏入了烟花之地,或许更不愿回忆过往。
  “在你幼时,我们曾见过的。你住在我们府上,院子里有一棵大大的樱花树。”
  泽运的大脑像是突然被洪流席卷,尘封的记忆铺天盖地地向他涌来。粗鲁的黑衣人、阴暗的房间、粗糙的麻绳、苦辣的药丸,然后,是撕心裂肺的疼。那是一种连回忆起来都会让人恐惧到浑身颤抖的剧痛。
  见泽运突然低头捂住腹部,死死咬住了瞬间苍白的下唇,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极痛苦的样子,楚先生赶紧伸手扶住他的肩,免得他栽倒下去。
  泽运足足颤抖了半柱香的功夫,才渐渐地恢复些神志,只是额角早就布满了冷汗。楚先生掏出手帕细细地替他擦拭,见他痛苦之色已经褪去,只是眼神还有些呆滞,便咬咬牙又接着说下去,“你总是站在那棵树下仰望着,有时候一站就是……”
  “够了!”泽运突然拍案大吼,震翻了茶杯,已经微凉的茶水洒落了一地。重重地甩开楚先生放在他肩头的手,泽运用红红的眼睛愤怒地看向他。
  “你竟然还敢来找我?”泽运暴怒,连带着音量也拔高了不少。
  “那不是我做的,泽运……”
  “不是你就无所谓了?他们全都死了!被你们全杀光了!父亲,母亲,哥哥,妹妹,所有我最亲的人!”
  “对不起!泽运!可那时的我根本没有能力阻止,我无法忤逆父亲……”
  “滚!我不想看见你!滚出去!”泽运激动地站起身,揪着楚先生的袖子将他拖到门口,一把推出房间,然后重重地关上了门。
  泽运曾以为自己足够坚强,殊不知,竟是自己掩耳盗铃,悄悄遗忘了那份失去至亲的痛,装作那一切都不曾发生。可那终归是他所要背负的宿命,挣不脱,逃不过。

——————————
上一次的下章预告出了点小问题。天气预报都会不准确的,我这点小问题无伤大雅。(厚颜无耻)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下章预告:
补全泽运的回忆
(这个孩子真受宠,已经连着三章都是写他了……)
关键词下一章就都讲明白了,我就不故弄玄虚了。
阅读理解:
有没有小可爱猜到太滚身上发生了啥事?速度评论,答案下章揭晓~

评论(11)
热度(20)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