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七】
  回到自己的房间,弘彬心事重重地坐下。他思念多年的生母一朝被找到,他心里激动万分。可他不能与生母相见,她如今是有地位的人了,也有了新的孩子,他的出现只会揭开她不愿回首的过往。两人相见百害而无一利,所以弘彬即便疼得锥心刺骨,也不能打破现状。
  见到生母的机会也许今生仅此一次,错过了,就无可挽回。弘彬犹豫着,记忆里那个温暖的怀抱实在太令他眷恋,可却遥远到无法触碰。人类就是这样荒唐,注定得不到的,竟宁可不曾拥有,也不愿在失去后痛不欲生。弘彬甚至有些羡慕从未得到过母爱的学沇、生母早逝的元植和不曾见过双亲模样的小爀。他们虽未曾品味过亲情的美好,可也不必经历失去的痛苦,未尝就不是一种幸福。
  就像他们一样,浮生阁里聚集的,大多都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他们坚强得令人心疼,用自己的血汗与泪水,在母亲的率领下,倔强地活成了一个家。年长的哥哥们自觉承担起养家的重任,让弟弟们无忧无虑地长大,再成为阁里的顶梁柱,周而复始。他们没有血缘却胜似家人,在冷酷的世界中自己搭建了一片避风港。
  想到这儿,弘彬又惦记起出门在外的小爀来。爀儿已经出去一月有半,也不知绣娘们的织造进度如何,能不能赶上三月之期回到阁里。若是此番事成,爀儿很有希望成为母亲的左膀右臂,将来也更可能继任母亲的位置,成为浮生阁的老板。弘彬一直隐隐期望着母亲能放过爀儿,留他在阁内掌事,可是那样于其他人而言太不公平,若是独独只有他不必出阁,母亲定下的规矩被她自己打破,会让阁里怨言四起的。做了艺伎的在焕,是第一个让母亲破例的人。
  当年在焕被送去茶屋学艺, 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乱,不少人都愤愤不平地离开了浮生阁。那件事成了浮生阁建阁以来最大的危机,阁里接客的人一下子少了三成,一度揭不开锅,还好母亲无奈之下动用了最后的一笔财产化解危机,才不至于关张。但事实证明,母亲确实是目光长远,她看中了在焕的潜力,就敢于冒着极大的风险把他送去茶屋做艺伎。果不其然,在焕的表现在艺伎之中的确出众,他出店后为阁里贡献的收入仅次于花魁学沇,还得以在宴会上结识了各行各业的人士,浮生阁也因他而名声大噪,慕名来浮生阁交易情报的人络绎不绝。
  可是爀儿与在焕不同,他若是不出阁,对浮生阁而言只有损失。今年从开春以来生意就不景气,达官贵人们似乎都没什么玩乐的兴致,满城中都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危机感。出阁的新造若是再少一个,更是会雪上加霜。弘彬深深地皱起眉,他知道母亲有多宠爱爀儿,也曾让他做过近侍,但如今这个境况,实在是令人左右为难。
  跳动的烛光忽明忽暗,是仲春夜微凉的风钻进了房间。弘彬起身关窗,却又在看到窗下铺满的灯火时,愣愣地呆住了。繁星坠入人间,仿若天地倒转,星河在广阔的土地上静静地流淌,光影跃动,敲打着弘彬紧锁的心房。他总是痴迷地看着这副美景,用尽全力把它刻进脑海,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可它就像指间的流沙一般,摸得到,抓不住,可他还是不自量力地,不愿放手。
  不知过了多久,弘彬才缓缓地站起来,腿脚都压得有些麻木。他伸出手去关窗时,却见那窗外似乎有个黑影闪了过去,吓了他一跳。定睛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弘彬盯了半晌,也没见再有一点动静,不禁让他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窗外那人微微喘着气,紧贴着房檐,一动也不敢动。
 
——————————
期末:封印解除!
你们的日更怪素瞳回来了!
搁了一个月我都快忘记前边了,自己回去翻了半天
今日份的没奖竞猜:窗外那个是谁!
关键词倒是没有,上边儿那个阅读了也理解不了(摊手)
下章预告:
仓鼠的那点小心思
花魁意味不明的笑容
 
 

评论(14)
热度(11)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