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异类】(上)vixx同人,爀豆


  那是一个寂静、寒冷的冬日。雪积得深厚,把大地堆砌成一片银白。
  一匹独行的公狼嘴里衔着一只沾染血色的白兔,悠闲地小跑着。它没着急吃掉这只兔子,因为方才它已经在一头死去的鹿身上饱餐了一顿,现在并不饿。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子就是那时晕头转向地撞进了它的怀里,被它一口咬住,不费吹灰之力。
  它的运气很好,至少这几天不用愁饿肚子了。
  可是被叼着的兔子就很不舒服了。
  它的两条后腿都被狼咬伤了,火辣辣地疼,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还好狼咬得不狠,伤口已经自行止血了,暂时不会要了它的命。但是脖子被狼牙死死钳制住的感觉很恐怖,兔兔吓得瑟瑟发抖,恐惧地闭上了眼睛。

  摇摇晃晃不知过了多久,兔弘彬感觉自己被放在了地上。碰到地的后脚钻心地疼,可它没空管那些,赶紧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
  它身处一个巨大的洞穴,周围散落着不少形形色色的动物枯骨,还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刚才叼着它的那只灰狼就蹲在它旁边,幽深的绿瞳死死地盯着它,让它不禁打了个寒战。兔弘彬动动鼻子,尝试着挪动身体,想从狼的身边逃开,可是刚一发力,后腿传来的剧痛就让它颤抖着蹲在了原地。
  没戏了,我死定了。兔弘彬绝望地想。

  灰狼爀饶有兴致地看着兔弘彬蹲在地上颤抖着,走到它身边趴下来,舔了两口它身上的血。本就粘稠的兔血凝固后在兔子身上挂着,沉甸甸的,对狼来说可是绝佳的美味。于是灰狼爀美滋滋地舔起了兔子身上的血,兔弘彬吓得抖成筛子,可锋利的狼牙就贴着它脆弱的肚皮,随时都能要了它的命,它不得不屈服于狼的淫威,乖巧地一动不动,任凭灰狼用鼻子把它的身体拱翻在地。
  其实如果后腿没有受伤的话,它肯定已经狠狠地在狼鼻子上蹬一脚,然后逃之夭夭了。只能说这只狼聪明绝顶,咬伤了它的后腿,让它动弹不得,把它当成了很不错的一顿储备晚餐。
  灰狼的血盆大口就抵在身上的感觉真的很恐怖。兔弘彬又颤抖着闭上眼睛。
  灰狼爀把兔子身上的血舔了个干净,才满意地抬起头,观察起这只哆哆嗦嗦的兔子来。毛色雪白的兔弘彬两条短短的前腿乖巧地弯曲着耷拉在胸前,侧身躺在地上,紧紧地闭着眼睛,鼻子一动一动的。受伤的后腿轻轻地颤抖着,腿上深深的血洞已经止住血。兔子的身体肉乎乎的,具有着典型的北极兔特征,看来生存能力很强,没亏待了自己的嘴。只可惜这脑子不大灵光,居然自己撞进了狼的怀里。
  灰狼爀张嘴叼住兔弘彬肚皮边软乎乎的肉揉来揉去,却没有真使劲儿的意思。
  就这样,兔弘彬在狼穴里心惊胆战地幸存了第一个夜晚。

  仿佛是有山神的庇护,接下来的日子里,灰狼爀一直都没为食物发过愁,也就没考虑过把兔弘彬解决掉。它把大大小小的猎物拖回狼穴饱餐后,兔弘彬也会小心地凑过去,从猎物被撕开的胃包里挑拣半消化的草料吃。趁灰狼不注意,它有时也会悄悄啃两口肉。
  吃饱喝足的灰狼爀这时就躺在旁边眯着眼睛,假装没注意到兔弘彬的小动作似的,懒洋洋地打盹儿。一向护食的灰狼爀竟默许了兔弘彬在它眼皮子底下偷吃它的猎物,实在是稀奇。亏得兔弘彬还傻乎乎地为自己的小动作没被发现而沾沾自喜。

  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了半个月,渐渐地,溪水的奔流声越发清脆响亮,雪白一片的大地渐渐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绿。北极圈终于在度过无尽的寒冬之后,迎来了短暂的春季。兔弘彬的后腿奇迹般地恢复了,现在已经可以在狼的洞穴里蹦蹦哒哒。灰狼爀似乎也没有再咬它的意思,春天来了,狼也不再缺少食物。灰狼爀离开洞穴狩猎的时间越来越长,它在静静地等待着兔弘彬自己离开的那一天。

  起初,兔弘彬还忌惮着灰狼突然回来,会被再次捉住。渐渐地,见灰狼回来得越来越慢,它就越发大胆地向洞外探索,总算是吃到了春天的第一口嫩草。久违的美味令它开心地蹦哒着,嚼得忘乎所以,不知不觉就随着丰美的水草而去,与狼穴渐行渐远。
  那天灰狼爀回到狼穴,没再见到那个雪白的小小身影。它静静地趴下,幽深的绿瞳闪烁起晦暗不明的光芒。
  是时候了。

  兔弘彬恢复自由以来,一直在那片山谷里悠哉地生活着。这里似乎没有其它北极兔出没,虽然不太适应独居,可兔弘彬每天咀嚼着春天新鲜的草叶和苔藓,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到了夜晚,它就找个天然的岩缝钻进去,甚至可以安稳地一觉睡到天亮。它的白色皮毛正在逐渐脱落,换上一身浅灰色的绒毛,以便在冰雪消融后的大地上隐藏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天,兔弘彬在自己活动的区域发现了狼的脚印。它仔细闻了闻,脚印里狼的气味已经完全散尽了,看来距离狼经过这里已经过了很久。可它在脚印附近还闻到了微弱的血腥味,凭借它曾生活在狼穴里的经验来说,这不是它闻过的任何一种食草动物的血腥味,这种味道很浓郁,还有莫名的……亲切感。
  难道是……
  兔弘彬动了动鼻子,追踪着血腥味和狼的脚印而去。

  果不其然,那串脚印最终带领着兔弘彬来到了熟悉的狼穴面前。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夜晚,兔子的视力下降了许多,兔弘彬有些害怕,准备找个地方躲起来。就在这时,它闻到了一股更浓重的血腥味从狼穴中传出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缕熟悉的气味。
  那是灰狼爀的味道。

  鬼使神差地,兔弘彬又跟着那股味道进入了这个噩梦般的狼穴。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灰狼爀的气味也越发浓郁。忽然,寂静无声的狼穴一角传来了猛兽低低的嘶吼声,吓得兔弘彬全身一颤。它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那个角落里,一双幽深的绿瞳正闪烁着诡异的光。

  一轮皓月升起,照亮了漆黑一片的狼穴。兔弘彬顺着月光再看,正是灰狼爀蜷缩在那个角落里,目光凶狠地盯着它。细看灰狼的身体,兔弘彬这才惊恐地发现,灰狼浑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就来源于此。兔弘彬想要再凑近一些,却被灰狼突然发出的嘶吼声吓了一跳,急忙向洞口飞快地蹦哒。
  不一会儿,兔弘彬又小心翼翼地蹦了回来,一点点地靠近受伤的灰狼,想要看得更仔细一些。这次,它没再受到灰狼的恐吓,渐渐挪到了灰狼附近。

  见那只被它吓跑的小动物又一次折返回来,灰狼爀这才发觉了不对劲。于是,它努力集中精神,仔细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
  错不了,是兔弘彬。
  灰狼爀有些惊讶,又有些难过。这种时候兔弘彬居然会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实在是令它喜忧参半。它很想为它们的久别重逢而高兴,可是……
  这一次,它可是饿着肚子呢,非常饿。

  兔弘彬凑近了一看,更加被眼前血淋淋的景象吓得哆哆嗦嗦。灰狼爀的身上布满了各种恐怖的大伤口,撕裂伤、抓伤、咬伤……都是猛兽的利爪尖牙才会造成的伤口。
  在靠近灰狼爀喉咙的地方,兔弘彬发现了两个熟悉的大血洞,与曾经自己后腿上被咬后的样子完全相同。
  灰狼爀,是被其它狼撕咬过吗?

  两天前,灰狼爀发现了一个出现在平原上的狼群。它们当中有好几头成年母狼,即将进入发情期。作为一头独行的公狼,它的第一目标就是打败任意一个狼群的头狼,取而代之,成为新的狼王。
  于是,它毅然向狼群的老头狼发起了挑战。
  不幸的是,它毕竟年轻,缺乏战斗的经验,很快就被身经百战的老狼王咬得遍体鳞伤,夹着尾巴逃之夭夭。虽说它逃得及时保住了一条小命,可狼作为自然界的猎食者,如果受了伤导致无法狩猎的话,就会被活活饿死。
  正在灰狼爀忍受着身体的剧痛,饿得头晕眼花,几乎已经心灰意冷的这个节骨眼上,兔弘彬出现了。

  兔弘彬显然不知道灰狼爀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它明显地感觉到了灰狼爀不同往常的杀意。灰狼用着那种最凶残的饿狼才有的嗜血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令它不寒而栗。
  兔弘彬停在了灰狼爀一米开外,灰狼够不到它的地方,抬起前腿,肉肉的小鼻子一动一动的。见灰狼没什么反应,又靠近一点,紧紧地盯着灰狼。
  兔弘彬就这么一点点凑近到了灰狼爀能够到它的位置,在月光下,灰狼的面庞清晰无比。
  灰狼爀慢慢地张开嘴,向兔弘彬露出了满嘴锋利的狼牙。半透明的狼牙反射着冷冽的月光,是自然界最直白的,死亡通牒。

  兔弘彬默默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放下抬起的小前爪。然后,它做出了一件灰狼爀这辈子都不曾想过的事:
  小兔子一点一点地进入了它的攻击范围,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却丝毫都没有犹豫。
  灰狼爀一时愣住了。
  兔弘彬见灰狼没有扑上来咬它,也傻傻地愣了一下,又往狼的嘴边凑,甚至用肉滚滚的身体拱了拱狼鼻子。
  灰狼爀是彻底傻掉了。这只兔子是不是脑子有坑?它现在饿得发昏,小兔子居然还敢自己送到它嘴边来……
  送到……嘴边?
  就在这时,兔弘彬见灰狼还没有动口的意思,以为灰狼是没力气了,有些着急地在原地跺着脚,然后身子一歪,侧躺在狼鼻子底下,把自己最柔软的肚皮拱到狼嘴上。
  这可真的是……送到嘴边的美餐了。

  就在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灰狼爀伸出舌头舔了舔兔弘彬的肚皮,它现在急需食物来补充体力,才有可能重整旗鼓,在残酷的大自然中生存下去。它张开嘴,咬住了小兔子肚皮一侧的软肉,渐渐开始合拢牙关。
  灰狼爀看到嘴里的兔弘彬闭上了眼睛,小小的身体害怕地颤抖着,却丝毫都没有抵抗。
  锋利的狼牙一点点合拢,深深地嵌入了小兔兔的软肉里。
  兔弘彬被咬得越来越疼,它的心却越来越平静。
  很快就结束了,它如此安慰着自己。

  tbc.

——————————
爀儿生日快乐!送你一只圆滚滚的北极兔弘彬好不好~喜不喜欢~

一舞浮生卡住了…… 第一次感受到卡文的绝望……
我尽力破除诅咒……

评论(10)
热度(17)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