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九】
  “您究竟是泽运的什么人?”学沇直截了当地对楚先生抛出了疑问。
  楚先生静静地打量着面前这位名扬四海的花魁。对方突然的邀请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现下只是浮生阁的小小护卫,忽然间被未曾谋面的花魁邀请到房间里来,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缘故。如今看来,是与泽运有关。不过,花魁竟如此在意泽运的事,这可真是……
  “在下确实是曾与泽运相识的,在他幼时。” 楚先生有礼地回话,却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学沇的提问,转身又把这个问题抛回给对方,“我也很好奇,繁忙的花魁大人竟会如此关心一个小小的新造,可实在是稀奇。”
  “您既然与泽运相识,想必也大致知道,泽运曾经历过什么吧。” 学沇的气场不减反增,却依旧十分礼貌地回应了对方的挪揄,“我与泽运从小一起长大,他是我的弟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听学沇如此说,楚先生心下了然,“原来如此。在下确实……知道个大概。只是……”
  “那太好了,可否请您告知呢?”学沇的语气不容拒绝。
  楚先生沉默了。他并不愿意将泽运悲惨的过去向任何人提起,他是想要带他走的,无论会付出什么代价。他想赎罪,替他的父亲赎罪。即便他不带泽运走,泽运身上的烙印,终究也会……
  楚先生低头略加思索,半晌才回道,“花魁大人,我想,这个问题还是请您自己去问泽运的好。毕竟,他的心,曾受过极大的创伤。如果是您,想必他会愿意开口。”
  “您觉得我但凡能问,为什么还要请您来单独见面呢?”学沇也是毫不退让。他听得明白,这个楚先生,总摆出一副与泽运关系很好的样子,就好像他们是来往多年的好友,这让学沇感到一阵不适。若是他们的确是亲密的朋友,那泽运又如何会被母亲收留?泽运被带来浮生阁这么多年,他去哪了?在泽运最脆弱的时候,他又在干什么呢。
  楚先生又沉默了。半晌,还是坚定道,“抱歉,请恕在下无可奉告。”
  “在焕,送客。”学沇一下子黑了脸。
  等到在焕送走楚先生,回到学沇房里,其他几个弟弟已经都聚集在房间,气氛颇为凝重。
  “哥,泽运哥现在……” 是元植低沉的声音。
  “他还是那副样子,我又什么都不知道,根本帮不上忙。啊!真是的!” 学沇烦躁地站起来,胡乱地晃来晃去,几个弟弟也都是若有所思。
  一时间房里只有学沇跺地的咚咚声,一片阴云笼罩着所有人。
  学沇又一次被强烈的无力感狠狠地折磨,弟弟在受罪,自己却无可奈何,甚至连弟弟痛苦的原因都无从得知。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他是花魁,做不到的事情太多太多,怎么可能护得了弟弟们周全。这次,还是泽运……
  “哥,要不你还是问问泽运哥吧,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元植苦着脸。
  “还是我去吧,哥,泽运哥照顾了我那么多,从没见他怕过什么妖魔鬼怪的杂谈,胆子大得很。问题一定就出在他回忆起来的事上,进阁前的。我看那个姓楚的嘴绝对严实,套不出话来的,我们还得从泽运哥下手。” 在焕也是一脸严肃,说完便起身走向门口。
  还没等他拉开门,倒是先被学沇抓住了手腕。
  “别去了,没用的,什么法子我都试过了,泽运根本就不理会。去的人倒是去一个打一个,还好,唯独不打我。” 学沇叹口气,接着道,“这样吧,这几天我给认识的大人们写几封信,看看能不能寻到江湖郎中给看看。这病不寻常,想来也得用不寻常的法子来治。”
  两个弟弟都点点头,只有弘彬坐在一旁,呆呆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
久等了 。天哪,这卡了我将近俩礼拜的39章总算是混过去了…… 毫无内容,柴得我呀……
这章现在搞得我对日更都有恐惧了,不敢讲不敢讲。
那仨什么…… 啊,都没有
希望后边码文能顺利一点,真的。

评论
热度(16)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