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四十四】
  弘彬的心里一下子涌现了无数的疑问。爀儿回来了?他的归期还未到啊?为什么他不直接回阁里来呢?又不让我告诉其他人,连母亲都不知道的样子……
  难道是货物被劫,爀儿无法向母亲交差了?弘彬想来想去,只想到这一种可能。
  可他单单叫我去,我又能帮上什么忙呢。现在阁里的窘境恐怕他还不知道,这批货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连浮生阁都已经……
  弘彬鼻子一酸。他的目光落到手中的信上,不禁有些疑惑。那这封信,又是如何出现在我桌子上的?浮生阁现在被封锁了,出入都受到严格的限制,爀儿若是回来过,自然就知道阁里出事了,怎么可能还会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悄悄溜走?即便他躲过了官兵和阁中其他人,有楚先生那样的高手在,爀儿不可能躲过他的眼睛。弘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一切都太过蹊跷,可信上的字迹千真万确是爀儿的,那个“据点”,也是他们儿时偷偷跑出去玩的时候藏身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知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赴约,见到爀儿,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弘彬默默地下定决心。
  半夜偷偷溜出浮生阁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他还要骗过驻守浮生阁的官兵,想办法躲过楚先生的眼睛,再躲过街上巡逻的士兵,简直是难上加难。弘彬铺好床褥躺下,头脑飞快地运转起来,计划起明天的行动。直到拂晓时分,弘彬实在撑不住,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爀儿!”弘彬没睡多久,忽然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地喘气,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刚才梦中的情景实在是太过清晰可怖,弘彬甚至有些不敢回想。他只记得眼前全都是鲜血,凌乱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叠在一起,令人头皮发麻。在堆得最高的一摞尸体上,爀儿躺在那里,浑身遍布着无数向外翻开的大伤口,汩汩流淌着鲜红的血。弘彬发疯般地冲到他身边,试图替他压住伤口,可鲜血还在越流越多,怎么都止不住。他哭着看向爀儿的脸,爀儿很平静,只是扯动嘴角对他笑了笑,眼中的光芒就渐渐消逝,直到彻底灰暗。
  弘彬撕心裂肺的哭喊,把他拉回了现实。他呆坐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那不是真的,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虽然他常听老人们说,梦都是反的,可心中还是涌上了一阵强烈的不安。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爀儿,确认他没事,才能让心口悬着的大石头落地。
  这一整天,弘彬都坐立不安,茶不思饭不想。还好母亲和哥哥们都不在家,也就没人注意到他的异样。凑巧的是,母亲昨晚也把楚先生叫了去,给他放了假,劝他听家里的话回去看看。她没提辞退的事,楚先生就拗不过她的好意,浮生阁现在又有加倍的守卫,比较安全,只好一早就收拾行囊离开了。少了这个最大的阻碍,弘彬一下子轻松不少。
  总算挨到太阳落山,弘彬一如往常地打理好一切,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到亥时左右,阁中人们都已经睡熟,他才安静地起身,换上准备好的深色服装,简洁干练,一块深色方巾蒙面,悄悄地溜出了房间。他在浮生阁中左拐右拐,轻车熟路地绕到了一个侧门处,瞅准时机一溜烟窜进了对面墙根的阴影。幸好,一切顺利,没有被守卫的官兵发现。弘彬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巧妙地绕过了一队队巡逻的士兵,总算是在约定的时间到达了他与爀儿的“据点”。
  所谓的“据点”,其实就是一间破败的小房子。这房子挂着生锈的铁锁,许多年无人问津,屋里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爀儿还小的时候,有一次在这间房子紧挨着的破柴棚里发现了一个洞,正好容得下他的小身板钻过去。小爀好奇地钻进去,正好钻进了那没人的房子里边。后来他就经常带着弘彬跑来玩儿,两个人躲在小房子里,自由自在的,谁也找不着。
  只是现在,弘彬显然是不可能再钻进房子里去了。他正在犹豫,却见转角处出现了一个身着夜行衣的人,缓缓地向他靠近。他立刻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对方却直接低低地开口。
  “是弘彬吧?”
  弘彬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浮生阁以外的人是不知道他的真名的,因此,弘彬判断对方应当是自己人。那黑衣人见他没有逃走,便接着道,“这是信物,请看。”
  黑衣人从怀中摸出一个玉坠,小心地捧在手上,展示给弘彬看。
  弘彬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送给爀儿的礼物,爀儿一直贴身藏着,从不轻易示人。
  “此地不宜久留,请跟我来。”黑衣人观察着弘彬,见他认得这东西,便适时地开口。
  “好。”压下一肚子的疑问,弘彬跟上了黑衣人的步伐。

——————————
下章预告:
你们心心念念的爀儿就要出场啦!

豆豆傻乎乎的,一封信就能给骗出来,实在是……

评论(4)
热度(8)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