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瞳

目前是vixx家同人写手
cp杂食有啥吃啥
以下是作品目录,欢迎勾搭!
http://shiguangzongqingaoxiang.lofter.com/post/1ec630a4_ee804aaa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八】
  次日清晨,弘彬早早便将平安信交给母亲,转过身去,又一步三回头,犹犹豫豫地不肯离开。母亲见状,自然就问道:“怎么了,弘彬?”
  他惊得一震,只好慢慢地回到母亲面前,眼神却闪躲着,半晌才低低地咕哝一句,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
  “母亲,我……”
  见他一反常态地扭捏,母亲心里就依稀有了个猜想,可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弘彬。
  “我想给爀儿写封信……” 弘彬说完,深深地低下了头去。
  母亲挑起了一边眉,“爀儿再有一月多就会回来了,你现在把信送出去,恐怕送到时爀儿都动身回京了,有必要吗?” 她的目光越发深邃,敲了下青烟弥漫的烟枪,淡淡地...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六】
  吃过晚饭,母亲的房门被敲响,拉门打开,是弘彬站在门口。
  “母亲您叫我?”
  “嗯,进来吧。”
  弘彬回身关好门,在母亲的小桌前跪坐下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往常堆积着的各类文书都不见踪影,看来母亲已经处理完了事务准备休息,这才叫自己来。他有些别扭地低着头逃避母亲的目光,等着她开口。母亲坐在桌前静静地喝着茶,深邃的眸子注视着他,不一会儿缓缓开口。
  “最近没好好吃饭?”
  “额……”弘彬的头更低了,“是……”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不是啦……”
  “你这样下去可不行。”母亲放下茶杯,...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四】
  自从那日二人相见,泽运就告假了,一连几日都没有踏出他的房间,倒是花魁学沇忙里忙外,还不忘照顾着他。弟弟们见了,都觉得惊奇又心疼,想要来帮忙,可学沇只是笑着摇摇头,说泽运需要静一静,就风风火火地又跑去忙了。
  几日里相安无事,大家各司其职,倒也过得开心。眨眼间到了阳春三月,春风和煦,五彩繁花争奇斗艳,明媚的色彩装点着人来人往的京城。一墙之隔的京城之外,柔软的嫩绿浸染了大地,又有各色繁花装点,直铺到地平线,织成了朝阳的枕席。
  而在元植眼里,连这美妙的春景都黯然失色起来。刚进入三月,李宥廷就来过浮生阁,对元植说他被任命为钦差大臣,将要出京去督察官员,大概...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一】
  戌时半,浮生阁中乐声止,聚集在大堂里的客人们纷纷开始散去,以赴巫山之会,享云雨之欢。泽运随着其他几位奏乐的新造一并收拾了乐器,小心地装进布袋,才刚从舞台上下来,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一位不速之客,看着有些醉意,竟抓起泽运的手就要带走。周围的守卫们见状连忙赶来阻止,却不料对方颇有些武功,众守卫不敌,眼看着被一个个打倒在地,那人又拉起泽运,要把他带走。就在这惊险的时刻,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天而降,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是楚先生。
  一见两人对上,周围的人都识相地躲开了些,毕竟这两人的战斗可不是平常人能够参与的。“放开他。”楚先生的声音沉稳而不失风度,可语气中不...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三十】
  出了正月,一夜,花魁滟梅来到接待贵客的雅间,拉开门,出现的是熟悉的面孔。
  “袁大人到此,竟不知会我一声,看来是把我忘干净了。”滟梅一边掀起衣摆跪坐在袁大人身侧,一边不慌不忙地开口。
  袁大人摆摆手示意旁边伺候茶水的新造退下,等到屋里只剩下两人,才转过身来,双手紧紧抓住滟梅的肩膀,神情郑重地对他说:“滟梅,我想带你离开这里。跟我走吧!”
  滟梅听了,露出个灿烂的笑容,抬起一只手想要拨开被按疼的肩膀,“大人真是说笑了,带走滟梅对您而言可没有任何好处。”
  袁大人一听,着急起来,“怎么会没有好处呢?能有你陪在我身边,是我心中最大的愿望。...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二十九】
  好容易打发走了拿着甜腻点心来他房里谈天说地的哥哥,弘彬深深地叹了口气,披上一件厚外套坐在了窗边。天气还是没有转暖的迹象,尤其夜里的风吹起来,冷得人瑟瑟发抖。今夜的月亮散发着冷冽的光辉,如半个白皙玉盘,高悬当空。弘彬静静地眺望着远方,从这里可以看到万千人间灯火如碎星般散落,勾勒出整个京城的轮廓。远处,可以眺望到皇城,四四方方的高大围墙,隔绝出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弘彬静静地看着,似乎什么也没有想,只是单纯沉浸在了这段静谧的时光里。
  之前爀儿在时,他很少有机会这样静静地独处。小爀总带着他满阁里蹿,今日把打水的木桶撬个缝儿,明日把中庭的花儿折下几支悄悄别在午休的老...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二十八】
  渐渐地,泽运已经习惯了每日坐在大堂一角独酌的那个人盯着他的视线。只是他越来越好奇,对方究竟为何单独对他有着如此浓厚的兴趣,却从不靠近,只是远远地观望。他并不知道,二人僵持不下的状态全部都由母亲一手造就。
  早在几日前,楚先生就求见了浮生阁的母亲,请求单独见泽运一面。而母亲听了,只是好整以暇地看了他一眼,“泽运是我们阁里的新造,不单独见客的。您请回吧。”
  “实不相瞒,在下正是为寻找泽运而来,也辞去了镖师一职,手头并不宽裕。还请您通融,在下确实只是想与泽运交谈几句。”
  母亲见他已经跪伏在地行了大礼,眼底却还是一片冰寒。少顷,寒冰一瞬间消逝殆...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二十七】
  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房间,学沇径直倒在了自己厚厚的被褥上,一动也不想动。躺了半天,这才蠕动着把自己塞进被窝里,沉沉睡去。
  浮生阁的上午向来静谧,早起学艺的孩子们都在后边的小楼中,由教习先生和几位大哥轮流管束着,不许打搅阁里补眠的哥哥们。等到午饭时间,空闲的人会带着弟弟们聚集在阁里的饭堂一并欢笑吃喝,其乐融融。午后,是已出阁*的哥哥和新造*们磨炼技艺的时间。学沇一觉睡到正午,去饭堂里吃过午饭,换上短打*和束腿裤,如常来到供练舞的大房间。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练习的人,学沇一露面,新造们便纷纷停下来,恭敬地向花魁跪下行礼。其余已出阁的人,也都停下手中的动作,向花魁...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二十六】
  室内水雾朦胧,有什么被遮遮掩掩,看不真切。其他人都早早地冲洗干净回屋补眠了,偌大的浴室里只剩下学沇和被硬拉着一起泡澡的弘彬。等到人群散去,学沇才开口打破了沉默。
  “豆儿啊,怎么丢了魂似的?有什么事就跟哥说说。”
  弘彬没有回应,还是一动不动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豆儿?豆豆?”学沇凑近弟弟,脸都几乎要碰到他鼻尖时,弘彬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一偏头躲开。
  学沇也是习以为常,他总喜欢撩拨弟弟们,都不知被冷漠拒绝了多少次,却还是乐在其中地用这种外人看来颇为诡异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弟弟们的宠爱。
  见弘彬还是没有说话的意...

〖一舞浮生〗vixx同人


【二十五】
  三人依次跟在学沇身后走出了房门,只有弘彬还呆在原地没回过神来。母亲看看他,向门外的四人微微点头,他们便俯首行礼后掩门而去。
  “弘彬啊,你这是怎么了?丢了魂儿似的。”母亲怜爱地摸摸他的头。六人之中,除去小爀,就是弘彬年纪最小了,偏偏他成熟得早,又从不向别人撒娇,总叫人忘记了去关怀他那柔软的心肠。
  “母亲,方才弘彬冒犯您了,对不起。只是爀儿还小,您怎么就放心让他去……”弘彬一直低着头,低沉的嗓音里浸泡着的担忧浓郁得化不开。
  “爀儿已经成年了呀,不再是小孩子了,我们也该放开手让他去见见世面,不是吗?”
  “母亲的意思,是将来打算留...

© 素瞳 | Powered by LOFTER